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一肖一码特码资料 >   正文

被《包青天》黑惨了的庞太师其实是替人背锅的?

来源:本站原创发表时间:2019-10-05

  租服务器百度搜索提到庞太师,但凡看过古典武侠小说《三侠五义》的,没有不对其切齿痛恨的,那丫本事不大,却借着女儿是西宫娘娘,成为大权在卧的当朝国丈,官拜太师,结党专权,为所欲为。幸好开封府出了个铁面无私的包黑子,庞太师顺理成章地成了包公和侠义道们整蛊的对象,福没少享,罪没少受,最终出落成草根群众茶余饭后嚼牙花子的开心果。可是,翻遍宋史,哪里有这么一个靠裙带上位的坏种太师啊?看来,咱太宋又出冤案呢。

  这回躺枪的庞太师名叫庞吉,和北宋名臣庞籍同名,想来必有一定因果。这些我们暂且不论,先来揭批一下小说中的庞太师的六宗大罪:

  一宗罪是结党专政,操纵科举,招权纳贿,让一大批(其中主要是初出茅庐的包黑炭)埋没掉了,惹得老包诗情大发,作了平生唯一传世的大作:“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秀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仓充鼠雀喜,草尽狐兔愁。史册有遗训,毋贻来者羞。”一般来说,将包公这样的人逼得都要作诗了,民愤极大,简直到了俺们老百姓不答应不接受的地步。因为庞吉作梗,包公只中了第二十三名进士,与翰林无分,很憋屈地去做了定远县知县。一上来就是县太爷,不就是离皇帝远点儿吗,可是百里侯主政一方啊,这居然也算委屈,包公的心确实够大的。

  二宗罪是包庇儿子国舅安乐侯庞昱,借陈州放赈之际,克扣赈粮,中饱私囊,外带强抢民女,荼毒百姓,使灾民雪上加霜,民不聊生。好象天朝演义小说中的国舅爷都是这样的,从不嫌钱多,从不怕事大,给他点阳光就灿烂,没事起劲作。

  三宗罪是包公躲过了庞吉的算计后,成功上位,外放查赈,顺理成章地拿下庞昱试了试虎头铡的刀口。真不知道,包公自己私设的刑具合不合大宋律法,报备了吗。反正,庞太师闻讯暴走,不但不闭门反省(他要知道反省不就变正面呢),反而找江湖道士邢吉做巫术谋害包公(这样也行,不得不说中国人民的巫术情结还是蛮深的),多亏被南侠展昭识破,诛杀道士邢吉救了包公(展大侠费心,不过,你凭什么杀人,有执照吗?)。

  四宗罪是生活作风腐化(这是越描越黑的问题,往往是谋杀天朝脊梁类人物的终极致命武器,一旦沾上,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极度奢靡,糟蹋古董,用两边兽面衔着金环的翡翠玉闹龙瓶和净白光亮的羊脂玉荷叶式的碗盛粪汤(这要是真让他的皇帝女婿知道了,死定了,皇帝都没用过的东东,你居然敢用!),引得锦毛鼠白玉堂看不过去了,于是巧装男女之声,引起太师疑心,连杀二妾(真没想到,像白哥这样的人也会口技,啥时学得?)。

  五宗罪是误杀二妾后不知反省(怎么老让庞太师反省,他是那样的人吗?),反而上奏诬陷包公指使(庞太师真搞笑,包公都杀到你的床上去了,皇帝能信吗?包公有这本事,干嘛不一了百了),又引得白玉堂看不过去了,于是在奏折中巧夹弹章,陈述事实,庞太师自取其辱。

  六宗罪是庞吉指使党羽、家人串谋伪证,陷害包公的侄子包世荣,意在牵连包公(看来,咱老包家里也不是铁板一块,“包”得了自己,“包”不了别人啊!),当然这种拙劣的伎俩自是逃不过皇帝的慧眼的。幸好识破诡计的皇帝女婿法外开恩,太师老了,回家歇着吧,从此大宋正色立朝,一派祥和。

  看了庞太师的六宗罪,深感庞太师就是位画蛇添足的高手,每一次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成功地尽到了为包公垫脚的光荣职责,而自己则以NOZUONODIE的搞笑风格,凄凉谢幕。这样的庞吉让人真有点恨不起来,没有他的愚蠢昏庸哪会有包青天的英明神武?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这位深负六宗大罪的庞太师还是个子虚乌有的人物,其人设就是用来为别人顶缸的。这个人就是北宋仁宗年间的外戚张尧佐。

  张尧佐为人谨慎,通晓吏治,熟悉法律,是宋仁宗挚爱的温成皇后的(堂)伯父。本来,温成皇后的父亲死得早,留下孤女寡母想去投奔亲族中最有出息的张尧佐。哪想到竟然被张尧佐一句“道远不便收恤”给拒绝了。张尧佐这样绝情的亲戚,为何后来又能得到温成皇后的奥援呢?

  第一,张尧佐确实有能力,在他未成为皇亲前,任过推官、大理事丞等司法官,审过不少案子。如吉州有个道士和商人夜间饮酒,商人暴死,道士害怕就逃走了,被巡逻的捕获,同时还有一百多人受牵连进了大牢。转运使命张尧佐覆核此案,张尧佐处理得当,受冤的人都得以解脱。后来他担任犀浦知县。犀浦地少人多,很多人为了一亩三分地争得头破血流,官府却无力解决。张县令到任后,大刀阔斧地确定百姓的田界,同时严明法度、条具利害,使人知晓,从此百姓各安疆界,诉讼自然就少了。

  第二,张家生身寒门,缺少人脉,人才稀少,温成皇后没有外援,很难在勾心斗角的深宫里长袖善舞。北宋的皇后很多出自曹、高等功臣世家,根基牢固,温成皇后要想在宫中立足必须有外援,否则即使皇帝再宠爱也难以荣登后位。所谓的温成皇后其实也是她香消玉殒后的追谥,而她生前梦寐以求的荣耀在外臣的强力干预下只能止步于贵妃,其中跳得最欢的就是包黑子,他的唾沫星子都喷到仁宗的脸上了,也不知皇帝老爷上朝带没带伞?

  第三,温成皇后力挺张尧佐还可搏得宽厚的贤名。这是提升自家美誉度买好朝野清流的不二法门,就像韩信宽宥曾经让他受过胯下之辱的无赖一样,如果当时有朋友圈,必然分分钟被点赞刷爆。

  所以温成皇后才能不计前嫌,为这位寡情的伯父拼命吹枕头风。在温成皇后还是修媛时就开始为伯父发力,之后,随着她在宫中地位的提升,张尧佐幸运地成为了令人瞩目的火箭式干部。别人奋斗一生未能如意的官位他都能轻松搞定,要不是包黑子再次强力跳出来反对的话,张尧佐指定前途不可限量。

  有了温成皇后的加持,张尧佐一路飘红,不过这也使他谨慎勤勉的光荣事迹少了,贪恋权位以权谋私的糗事多了。如他在主持国家财税的三司使上,就让诸路苦于索求无厌,颇有些民不聊生的况味,让朝中大臣们好一顿喷。大臣们甚至说任命张尧佐的诏书下达当天,太阳阴晦,凶气蒙蒙。不得不说,在天人感应时代,这个本来属于气象学领域的莫须有罪名可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大臣们进一步说,皇帝专宠张氏,会“陷于私昵后宫”之过。总之一句话,张尧佐成了众矢之的。之后,他无论做什么都招人嫌。

  民间还给他编排过一个故事,说的是一表人才的冯京(史上连中三元的科考达人)被张尧佐看上了,想把女儿嫁给他。哪想冯京却怕和张同流合污遭骂而拒绝了。此后,冯京为了避免张尧佐在科场上难为自己,还故意将名字改成“马凉”, 生生戏弄了自命不凡的张尧佐一把。

  人品混到这份上,官帽再诱人,戴着也不舒服。张尧佐就曾力辞皇帝侄女婿抛过来的宣徽使的大帽子。直到他死后,才被追赠为太师。看来,张太师的一生也挺不容易的,前世“持身谨畏,颇通吏治,晓法律”的英名,就让后世“以戚里进,遽至崇显,恋嫪恩宠,为世所鄙”,给彻底毁掉了。

  平步青云的张太师遇上包黑子只能算是倒霉催的,而张冠李戴的庞太师遇上包黑子绝对是命中带煞。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看图中一肖一特| 白小姐脑筋急转弯彩图| 香港财神报正版来料| 香港黑码堂一肖中特| 六合权威心水论坛| 香港马会管家婆马报| 香港天将图库彩图| 四海图库现场开奖结果| 一肖一码公式规律| 香港天下彩幸运彩图|